站务公告
致新访客
加入收藏
 您现在的位置: 兴化语文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≡青春阅览室≡ >> 时文赏读 >> 教育话题 >> 正文  
  推荐专题:历届高考试题||百家讲坛||CCTV10《读书》||汉字英雄||中国汉字听写大会||中华好诗词         
读书,在校园也是个梦想
作者:扈培杰    来源:《中国教育报》    点击:3204    时间:2005-2-26    编辑:唐失惊

读书,在校园也是个梦想
 
山东省青州市庙子中心学校副校长 扈培杰

 
   2004年,我读了几本教育专著,给我印象最深的当属《给教师的建议》一书,尤其苏霍姆林斯基关于阅读的教育理念,一辈子读书不辍的良好习惯,反复倡导师生“读书、读书、再读书”的谆谆教诲,一次又一次叩击着我的心灵,使我深深地认识到——读书应当成为师生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种生活方式。2004年,我结识了中国教育报“读书周刊”这位师友,虽然和我相识相知的时间短暂,但“她”自真正进入我的视野起,就融入了我的心灵,成为我的知音,并且是“她”拓宽了我的视野,是“她”引领我真正的思考,是“她”敦促我提起拙笔,敞开心扉……

  2004年12月2日的《读书周刊》登载的高万祥校长的《培养中国的读书人口》一文,让我知晓了高万祥其人,怀着对他的深深敬意,我又先后从其他版面拜读了他的《着力营造“文化”飘溢的校园》,以及朱永新和陶继新先生分别介绍高万祥的文章《做学校有灵魂的人》和《为师生打点文化底色》。这使我更深刻地了解了高万祥,了解了高万祥心中那个梦——“我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从书香校园到书香社会的梦想,有一个书香中国,文化中国的教育的梦想。”

  浓厚的读书氛围无疑是这个“梦想”

  ——学习型社会的显性标志,而这一氛围形成的源头自然非学校莫属。那么正处在读书“黄金时期”的中学生自应是最贪婪的读书群体。就让我们走近这一群体,看一看吧。

  上海市新中高级中学语文老师王纪铨就中学生课外阅读状况,各选择了一所上海市市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,对高一至高三年级共271名学生进行了一次“高中生课外阅读现状”的问卷调查,并著就《高中生为何望书兴叹》一文。通过调查统计,王老师得出了三个结论:其一,课外阅读“二多二少”,即时尚类多,名著类少;教辅类多,文学类少。其二,“老师只推荐我们买教辅书”。在“你选择课外读物的主要途径”一问中,“自己选择”和“同学介绍”分别占76%和22%,仅有2%的学生是通过老师的推荐来选择课外读物的。可见当前高中生的阅读基本处于“自发”、“自流”的状态。对高中生课外阅读持“无所谓”和“反对”态度的教师(不含语文教师)分别占47%和20%,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,有22%和5%的语文教师也对高中生课外阅读分别持“无所谓”和“反对”态度。其三,高中生成了读书“弱势群体”。在“你有时间进行课外阅读吗?”一问中,选择“没有”和“基本没有”的学生将近占50%。在家庭藏书(教辅、杂志类除外)调查中,藏书200本以上的仅占14%,而在50本以下的达到42%。

  从王老师的抽样调查结果来看,中学生的读书状况实在让人痛心和失望。可想而知,读书指数和教育水平均居全国领先地位的上海尚且如此,其他省市又会如何呢?

  2004年12月9日《读书周刊》刊发的《多读书分数的累赘?》一文,对此也有调查。文载:广西师大附中的语文老师张丽说:现在的孩子博闻强记,占有的信息量大,搜索资料的能力强,但书读得少,见识少,辩证思维能力差。尤其是男孩子读得更少,站出来都能感觉到,书读得少气质就差。华南师大附中高三的邹寿元老师认为:由于数学、生物、物理等学科竞赛的好成绩能使学生被保送高校,所以本来就重理轻文的重点中学,文科受到的冲击就更大了。不少学生高一、高二时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准备竞赛上,只读学科竞赛训练手册之类的书,大量做题,读人文方面的书几乎成了空白。

  从2005年2月3日《读书周刊》刊登的文章《老师,你是否点亮了儿童经典阅读的灯?》来看,正处在读书习惯养成之关键阶段的少年儿童的阅读状况也令人忧虑。

  生不教,师之过。其师辈的读书又如何呢?

  读了2004年12月30日《读书周刊》中记者的文章《我国中小学教师专业素养阅读大面积空白》,更是令人触目惊心!文中指出:“根据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发行人员介绍,世界经典教育名著,发行量超过4000册的就算是发行不错的了。发行总量达到10000册左右就算相当成功了。”“《陶行知文集》……是唯一在现今的市场上还能见到的陶行知著作,而这本书自上世纪80年代末初版,至今,近20年来只有8000册的印刷量。”而这与1300万教师的数量相比,不足千分之一。“足见陶行知已经被教育界大面积遗忘,而新一代的教师队伍根本就没有接触过陶行知的著作。抛弃了陶行知,又从何谈了解中国教育的现实,又如何理解中国教育的血脉呢?”文中又言:据出版社反映,整个东北市场,教师用书,尤其是教育科学类图书很难进入,书店拒绝销售。陕西、山西、河北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等省,教师图书的销售量小的可以忽略不计。但令记者不解的是,即使像天津、山东、安徽这样的文化发达之地,教师专业素养的阅读也很不理想。

  “教师是真正的课程,是学生成长的标杆。”教师不读书,不思考,不教学生读书,学生会读书吗?学生在学校里没有养成读书的习惯,不会读书,不爱读书,将来走出校门,走向社会,会读书吗?会学习吗?而“全民学习、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”不就成为空话吗?

  正如卜之先生文中所言:“教师读书是关系国家教育成败的大事,大面积的教师不读书、尤其不读教育科学著作,意味着教育的运转肯定出了偏差。”——“在清华附中特级教师赵谦翔看来,现在的中学生中流行着‘贫血’(缺少真情)、‘缺钙’(缺乏理想和斗志)、‘脑膜炎’(跟着感觉走,没有独立思想)的时代病——历史课上,讲到日本侵略者南京大屠杀时,竟然有人伏案酣睡,有人谈笑风生;语文课上,讲到谭嗣同为变法而甘愿流血牺牲时,竟然有人嘲笑他的愚昧无知;讲到林觉民舍弃小家为大家献身时,竟然有人批评他不懂得爱情,‘与革命私奔’。真是‘暖风吹得游人醉,只把杭州作汴州’!”(《多读书分数的累赘?》)。这难道没有我们教育的“偏差”吗?

  如何矫正“偏差”,医治中学生的“时代病”,赵谦翔(2004《读书周刊》年度表现十大读书人物之一)老师的“药方”就是“读书”。他说:“阅读是一个人呵护自己心灵的绿地,建设自己精神家园的良方,阅读是治愈“贫血”、“缺钙”、“脑膜炎”的良药。苏霍姆林斯基也坚定的相信,少年的自我教育是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。

  但是,面对以“学习”为主要任务的学校“师”“生”两大群体如此之糟的读书境况,如何使二者察觉,并意识到自身所染之“顽疾”,自觉地像一日三餐一样,饮用“读书”这副良药,毕生不辍呢?

  学校的读书与学习(指课本以外的学习)氛围不佳,学校以外,其他行业、领域的读书与学习氛围,恐怕也不乐观吧?

  追寻“全民学习、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”的美好“梦想”,路在何方?

后记:

  世界上,凡是发达国家和先进民族,都有良好的读书传统。他们的发展告诉我们:“良好的学习型社会机制和全民读书氛围,能促进国民素质和民族竞争力的提高”。一个不爱读书、不善学习的民族是没有发展后劲的民族,是没有希望的民族。为了我们伟大的祖国、伟大的中华民族的全面振兴,创建“全民学习、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”乃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之举。目睹当前之现状,我愿尽微薄之力,为创建学习型社会鼓与呼。同时愿这篇拙文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,以成立专门课题组,研究这一难题的破解之策。

  《中国教育报》2005年2月24日第5版 
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生日的祝福
  • 下一篇文章: 培养中国的读书人口

  • 站务公告 | 致新访客 | 加入收藏 | 友情链接 | 关于本站 | 管理登录 | 
    版权所有©2002-2020 兴化语文网        
    站长: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